听泠泠风兮

架空paro全是傻白甜。原著向只能be。乌鲁克居民,闪闪在中间。

还有三个月就是太监一周年了wodema

“迪卢木多,你在看哪里?”




——摸了个芬恩性转()
希望他早日来我的迦勒底

故乡

#罗曼咕哒#♀ 糖里有刀系列吧,但是对于我来说应该是咕哒子勇敢走向未来的故事。大概是上一个脑洞的后续
暧昧的男女关系真是写不厌啊……
顺便求留言呀(小声) ——————————————————————
 
     夏日祭里的人摩肩接踵,小摊上的老板热情的招呼着来来往往的客人,第一次看到苹果糖的玛修悄悄捏紧了立香的衣袖,立香顺着玛修的视线看过去,了然于心的问到:“要吃吗?”
    玛修的眼睛亮亮的看了回来,“可,可以吗!”立香笑眯眯的拉着玛修的手把她拽到了苹果糖的摊子前面:“挑两个吧,你一个我一个。”玛修兴高采烈点了点头然而却犹豫了起来,好一会儿终于选好了两个小巧圆润的,在暖黄色的灯光下递给了立香一个。立香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顿时溢满了口腔。
    “前辈,这里的月亮没有以前在那些特异点里面见过的大呢——”解决掉了苹果糖的玛修挽着藤丸立香的胳膊小声的说着。立香也小声回答了回去:“不要小看都市的光污染啊!不过待会儿的烟花大会可是任何特异点都比不上的!”
    “嗯……!”玛修重重的点了点头。
    之后又吃了不少小吃,烤鱿鱼炒面章鱼小丸子什么的不用多说,甚至在捞金鱼的摊子前面也停留了一会儿,然而在数次尝试之后还是心照不宣的放弃了这一活动。
    两人的姿势变成了手拉手。穿着简单花纹浴衣的两个少女挑了条人少的路线慢慢向山顶进发,据说那里是观看烟火大会的绝佳地点。
    “前辈,总觉得这样子像是梦一样呢。”玛修在寂静的小道上突然轻轻开口。立香愣了一下,然后放开了玛修的手,跨步走到了前面转身笑到:“这可不是梦呀,玛修小姐。
    “为了把你从迦勒底带出来,我递交了数十份申请给研究所里,我们一起坐着迦勒底专用巴士到了机场,然后再一起坐飞机来到这里。
    “这里是我的故乡,远东国家的一个小岛,你见到了我的家人,而我们恰好赶上了夏日祭,所以我们现在穿着可爱的浴衣,正在去往看烟火大会的路上……”
    话音未落立香扑过来抱住了玛修,在她耳边说到:“这不是梦哦。也不是在某个特异点里的忙里偷闲,这是我们拯救了的人理,而你和我在这里是确实存在的,这个回忆也不会消失的。”
    玛修没有说话,紧紧回抱了自己的御主一下。

    “啊啊都怪玛修突然伤感——呼呼——时间快来不及了要是错过烟火大会开场就——罚玛修背我下山!!”藤丸立香拽着玛修奔跑在无人的小道上,因为刚刚的小插曲两人不得不加快速度才能赶上这次珍贵的烟花大会——毕竟是人理修复之后的第一个夏日祭。
    “我才……不要背你下山……哈……玛修·基列莱特拒绝这个无理的要求!”不再是亚从者的少女气喘吁吁的跟着在数次保命的逃跑中锻炼出了相当好体力的“人类最后的御主”身后。
    几分钟之后两人终于登上了山顶,而恰好第一朵烟火就在她们的眼前绽放开来。
    藤丸立香恍惚了一会儿。金色,橘色,银色,红色绚烂的烟火一个接一个的绽放在了她眼前。与之前在几个特异点,还有时间神殿中见到的魔力光束相比,也许不够华丽,但是这种人类制造的绚烂景象却让她觉得分外安心。这是他保护下来的这个人类世界创造的东西呢——眼泪在立香的眼睛里打着转。

    “我的故乡在远东的小岛上,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周围的人都很和善,夏天的时候会有特别热闹的祭典,等一切都结束以后,医生可以来我们这边旅行休假呀!”某次例行健康检查完的藤丸立香这样对罗曼医生说到,“说起来我也想去医生的故乡看看呢!医生你的故乡……在哪里啊……”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羞的少女的脸变得红彤彤的,声音也越来越没有底气。
    检查着体检报告的罗曼开始并未注意到少女的紧张情绪,短暂的啊了一声后回答道:“这种东西……我已经……”语音未落就转身看到了因为这句话而手足无措的橘发少女,泛红的脸颊和漂移的眼神。
    捏着报告的罗曼不知为何也紧张了起来,思考了一下小声回答道:“嘛……我的故乡在中东那边……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吧,漫长湿热的夏天,不过海滩还是不错的吧大概……”他的脸颊也漫上了一点点红色。
    “那……那就说好了哦!到时候罗曼医生一定要请一个大长假,我,你,玛修,还有达芬奇小姐!我们一起先去我家那边,然后再去医生那边!”立香鼓起勇气说了一大串,然后凑到医生的耳边又说了一句“我有想和你一起去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哦!医生和我,不带玛修和达芬奇……呀……”然后捂着脸颊蹦蹦跳跳的快步跑走了。
    “我在想什么啊——”在立香走了半晌后罗曼将体检报告拍到了脸上,而报告上憋着严肃表情的少女御主的眼睛里却盈满了希望。

    有些事情藤丸立香并不知道,不过也不重要了。少女萌动的初恋在摧枯拉朽的剧情发展里显得不值一提,甚至后来藤丸立香已经忘记了当初想和罗曼医生两个人去的地方是哪里。
    在玛修专心看着烟花的时候,藤丸立香深吸了两口气把眼泪憋了回去,对着玛修说到:
    “玛修,我们下次——不,明天,我们明天就出发去以色列玩吧!听说那里的海滩很棒呢!”
     ——就算无法再次见到你,至少让我履行去你故乡看看的约定吧。
————————————end————————————
其实写的是全国卷的一个作文题,不过跑题严重内容也不深刻就这样吧……

太太微博下面偷来的……我就不加刷子tag了

梦中的婚礼

#伯爵天草#
这应该是在做梦。藤丸立香坐在一片绿色的草坪上,如此笃定的想着。
本来她现在应该和玛修一起,跟着埃尔梅罗二世先生在冬木市无人的街道小巷穿梭,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并不是这样。
绿色的草原一望无际,空气中迷漫着泥土的清香。
——梦里可以闻到味道吗?人类最后的御主这样在内心质疑着,随手抓了抓,指尖却传来了十分真实的触感。
湛蓝色的天空虚虚的飘着几片云,没有太阳的踪迹但是天色却如此明亮,习习微风吹过了藤丸立香的耳畔。蓝色的小鸟在她的周围欢快的歌唱着不知名的歌……
——等等。
蓝色的小鸟。
“你不是一直跟在罗宾汉先生身边的知更鸟吗?!”
——啾啾啾!
“这里是哪里呀,你为什么也在这里呀?”
——啾啾!
“你既然在这里罗宾汉先生一定也在这里吧,你可以带我去找他吗?”
——啾啾啾啾,啾!
小鸟的叫声愈加欢快起来,很快朝着一个方向飞过去,藤丸立香甚至要小跑才能跟上这个看起来非常欢愉的生灵。
然而不过跑了几十步,本来一望无际茫茫一片绿色的草地上,就出现了应该称作婚礼的场面。
藤丸立香之前并没有参加过别人的婚礼,她只在某些影视作品里看到过,在教堂里,抑或是在某个五星饭店里,幸福的一对新人在众人的祝福下,宣誓,交换戒指,然后亲吻。
但是眼前的这一切好像有些不同。
红黄蔷薇做的花篮稀稀拉拉的站在草坪上,上面挂着各种颜色的轻纱,在风中上下拂动着;看不清面目的人们跳着欢快的舞蹈,明明没有音响装置,但是却分明回荡着动听的音乐;横七竖八的几个长桌上摆放着各种食物——藤丸立香辨认了一下,有月神的团子,贝奥武甫做的龙肉大拼盘,童谣最喜欢的马卡龙之类的甜点,甚至还有霍恩海姆的试管装着的迷之液体………………
那么,这是谁的婚礼呢?
藤丸立香想着,再走进看看吧,却被人一把从背后拉住了。
她吓了一跳转身一看,结果愣住了。
这还是在监狱塔里见到的那个阴沉的复仇者先生吗?
脸上挂着没有恶意的笑容,白色的西装显得他身形修长高挑,凌乱的头发也整齐了许多,他的胸前别着一朵鲜艳的红色玫瑰花,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音乐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
“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清!”
“——————————————!”
“我什么都听不到!!!!”
她又大声说了一句,伯爵却微笑着不再开口,他站在藤丸立香面前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地上忽然出现了一道长长的红毯,伯爵大步走了上去。
她眯着眼睛想看清红毯尽头,在等着伯爵的人是谁,本来模糊的一个人影越来越清晰——是穿着一身日式黑色礼服的,年轻的裁定者天草四郎。
藤丸立香的心脏受到了惊吓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但还没等她说出什么来,有人一下子撞到了她的身上,把她的胳膊撞得生疼,她低头想看是谁,然而眼前却迅速扭曲起来,风景在迅速消失,只在最后一刻听到了好像是童谣呀了一声……
“前辈,前辈……”玛修的声音唤回了藤丸立香的意识。
她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胳膊又传来了一阵疼痛。她揉了揉自己的胳膊,又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脸颊——疼。
“前辈,怎么了,做噩梦了吗?刚刚你的胳膊打到了床边,是不是很痛要不要去找医生看看……”
“不是噩梦哦,是个非常美好的梦!”藤丸立香想了想,笑着回答。
她从床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装束,从玛修口中了解到在冬木的特异点里,她因为太过劳累直接昏倒了,所以玛修直接带着她回了迦勒底,在医生的建议下用了一些安神的熏香,让她睡了一觉。
“特异点还没修复好吧?我们去继续修复人理吧玛修!我现在可是干劲十足呢!”藤丸立香开心的拉着玛修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走廊之中,梦中见过的复仇者和裁定者站在那里交谈着,裁定者伸出手为复仇者整理了一下领带,其中一只手的无名指上出现了之前没见过的戒指。
注意到了藤丸立香的出现,天草四郎放下了手,朝着她微笑起来。
藤丸立香顿住了脚步,被她拉着的玛修也被迫停下,向眼前的两位问好:“日安,伯爵先生,天草先生。怎么了吗,前辈?”
藤丸立香也微笑了起来,又拉着玛修跑了起来:
“没事哦!!!什么事都没有哦!!!!!”
“前辈——请不要在走廊上奔跑——————”

昨天的脑洞,把结尾部分写了下。

#咕哒罗曼#
藤丸立香终于即将从这次异常的灵子转移中离开。
比魔神柱和人王盖提亚还要更加冷漠蔑视的,“圣杯”的本质第三魔法,静静维持着被“此世全部之恶”污染的状态,矗立在她的眼前。没有攻击的意思,只是缓慢吞噬着世间的一切。
卫宫士郎——召唤的御主。
远坂凛——续存契约挽留的御主。
他们在立香拖出来大圣杯内容物的一瞬间就已经被吞噬的干干净净,就连那个像变了个人一样的古代英雄王也已经不见踪影。
大概已经被吃掉消化了吧。
立香呆呆的站在那里,而迦勒底的通讯也终于恢复,玛修焦急的喊叫声忽近忽远,而立香茫茫然然的听不真切玛修到底在说些什么。
“请立即进行灵子转移!强制执行!”达芬奇强硬的对迦勒底的员工们说着。
藤丸立香听清了这句忽然就清醒了。
她想拒绝回去,她还没有解体这个糟糕的系统,她在这个世界有认识的人还生死未卜……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的身体在慢慢消散,她所看到那个世界的最后一个画面,是黑色的月亮漂浮在天空,地面已经被蔓延的黑泥吞没。
——————————————————————
立香挣扎着醒来。
安静的房间里没有声音。
她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了。
玛修一直执着的在饭点端着食物和水过来,然而立香却像是丢失了灵魂一样没有反应。
现在是她从那个崩坏的冬木市回来的第三天,玛修又端着一盘食物进了立香房间。
“前辈,请吃点东西吧。”
“前辈——”
“前辈!!!请你清醒一点好吗!!!你这个样子我应该怎么办!!!!”
啊,玛修哭了,怎么办呢,我是不是应该安慰一下?
立香徒劳的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芙芙偷偷溜了进来跳上了床,像第一次见面一样舔了舔立香的脸颊。
立香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长时间没进食而导致的乏力让她想下床却直直栽了下去,她紧紧的抱住了赶过来扶起自己的玛修。
“玛修——怎么办啊……医生是真的回不来了啊………………………………”
拯救人理的少女在事件结束之后,终于在这个满是回忆的地方嚎啕大哭。

一个没头没尾的罗曼咕哒脑洞(be)

*fgo1.0结束后没开始1.5的另外一个世界线
*偏执但是惜命型咕哒子
咕哒以另外职介成为了士郎的从者,呆毛的灵基被挤到了伪assassin,小次郎没戏份。掌握的信息量和我们这些知道fate各种世界线差不多。
咕哒子对魔力需求不高,理论上供魔还是以迦勒底的电力为主,可以使用类似魔伊里的变身,但是没有那么梦幻少女,毕竟伊莉雅那时候是小学生。咕哒子不用变身只是能使用一些承受范围内的宝具,宝具是真品,但是一次只能用一个,而且力量会削弱。
特殊技能大概是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记忆这种吧。。。

——————————————以下正文

因为太过思念罗曼的咕哒子想要灵子转移去最开始创造圣杯的时候阻止这个术式的成型
结果出了差错掉到了五战
救了士郎之后
给了自己一个战斗续行接了个给波撸哥,然后用狂王的枪把大狗吓跑了
台词大概是那种“你打完了?那么现在是我的回合了。”
然后就是遭遇凛和红a
想用枪给红a来一下但是被士郎用令咒阻止了
这些都是和正统剧情一样的
然后到了第一次遇到伊莉雅和b叔
嘴炮并给伊莉雅看了闪闪屠杀他们的那段
然后一顿嘴炮我知道你们的目的云云我想把你身体里的小圣杯召唤出来直接拉出大圣杯这个大圣杯是污染过的不能用了,但是我可以彻底“净化”这个东西
但是没说自己是要解体圣杯系统解放英灵(咕哒子觉得只要解体这个东西这个的因果关系比所罗门作为英灵的因果等级要高,抹消掉这个东西的存在就能抹消掉所罗门自爆的现实,就可以解放他的灵魂让他回归)
然后就是一大段和ubw差不多的剧情
咕哒子偶尔在深夜还能联系到迦勒底可以和学妹达芬奇对话,学妹一直反对咕哒子的所作所为,达芬奇则是一直在中间调节他们的关系。
然后就是和闪闪怼,这次伊莉雅没被杀,但是还是士郎和闪闪打,闪闪被削掉了胳膊,要被圣杯吸回去的时候咕哒子拽着闪闪,用了迦勒底几乎所有电力把大圣杯的完全体拖了出来,(其实我没搞懂fate的根源到底是什么意思,太深叨叨了,所以我这里只能给予圣杯,也就是第三魔法一个魔神柱一样的外形定义)
此时咕哒子没有士郎/凛的令咒束缚,一个接一个宝具往上扔试图撼动第三法但是毫无用处。
然后这个世界线开始崩坏
咕哒子也要被强制送回迦勒底
被污染的圣杯不断释放出黑泥逐渐淹没了世界
咕哒子回到了迦勒底不吃不喝面无表情然后被学妹骂了一顿又被变成了普通宠物的芙芙舔了舔终于开始嚎啕大哭,知道自己内心憧憬的那个人,无论如何也都回不来了。
然后就开始了fgo1.5的剧情。

一个病病的长谷部x女审的脑洞

*很病很病注意
*有一点花丸的捏他
女审初次就任审神者
能力不够
成功锻造出的第一把刀(也就是初始刀随便哪一把都行)锻造出来的时候就有些不完整因为自己的失误而碎掉了
后来打出的第二把刀就是长谷部
女审虽然看起来阳光灿烂但是心里已经病病的了(病娇得病)
长谷部是第一把成功锻造出的刀各方面都很完整
因此婶婶很重视他不希望再重蹈覆辙所以也不愿意再去锻刀
害怕因为自己的能力不够再次害刀碎掉
就偷偷瞒着政府
每次出阵都是她和长谷部一起去的
贴符咒之类的协助战斗
有时候打得过有时候打不过
就算自己受伤也要挡在长谷部前面
慢慢两个人感情就越来越好(恋爱前兆)
但是被政府发现了女审的违规操作于是给出了警告(封号回收什么的)
长谷部也规劝女审
还是让刀和刀战斗吧云云主人不需要亲自出手只要待在家里等着就好云云
女审就发病了
认为长谷部不愿意和自己一起战斗自己一定是拖后腿之类的存在
哈哈哈的笑着说我知道了
然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透支着灵力画符锻造甚至吐血了之类的(总之就是病弱的病)
打造出了一个很多刀的本丸(花丸)
但是也坚决不再踏出房门一步
也拒绝了再和长谷部的进一步交流
(后续还没想好,看活击里面有没有审神者的戏份吧。。。)

#特异点es#为了证明我并没有弃坑爬过来撒点土。一个对ruler岚的设定,应该会补上其他人的,画渣勿喷( •̀∀•́ )

占tag致歉

求在p站搜拉二闪时候用什么tag